当前位置:首页>> 家居生活>> 企业>>

民营企业家:巨额的土地出让收入相当于变相巨额加税

粤人资讯      时间:2018-10-21收藏
专题: 土地出让收入 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意义 企业可持续发展 四川建筑企业三类人员考试 

(原标题:民营企业家:巨额的土地出让收入相当于变相巨额加税)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诺:全年再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多亿元;大幅降低企业非税负担;全年要为市场主体减轻非税负担3000多亿元。

两项相加,2018年减税降费目标超过1.1万亿元。这已经是连续第3年达到万亿级别的减税降费规模。

新一届政府履职半年多来,“减税降费”一直是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重要议题之一。

针对“减税降费”,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曾强调,“已经部署的工作必须抓紧落实,对没有落实的或落实不力的要追责”“对减税降费落实情况,国务院督查组和审计署要加强督查推动,各部门都要从国家大局出发,主动拿出进一步减轻市场主体负担的措施,让企业和群众切实有感受”。

但从企业的实际感受来看,政策的落实情况与中央的要求仍有距离。

“社保缴费已成最大压力”

从2018年5月1日起,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及农产品等货物的增值税税率从11%降至10%。

“增值税税率由17%降为16%,这本来是对企业的利好,但随之而来的缴纳社保政策的调整,使得企业社保支出额度大幅增高,大大增加了企业的费用支出,减税的红利一下子被抵消掉了。”粤北中小企业协会会长蔡仲光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根据社会保险费征收体制改革的要求,自2019年1月1日起社会保险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这被认为是社保费征管的强化之策,其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企业得按照实际工资为员工缴社保。

几乎在同一时间,常州一家企业被追征10年社保。这进一步加剧了中小企业的恐慌。

“企业肯定恐慌,叠加压力更大,特别是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压力更大。”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零售业是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随着人力成本不断攀升,人员工资连续增长,实体零售业利润快速下滑。他所在企业缴纳“五险一金”时企业和职工合计缴费比例已经超过职工工资三分之一,而且最近几年缴费基数以15%左右的幅度不断上升。

“近几年,国家在给企业减负方面确实做了很多,如养老保险降低一个百分点的费率。但是国家在降低费率的同时,各省份社保缴费基数均在以10%以上的幅度向上调整。”湖南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举例说,以湖南为例,2016年省定基数为4525元,2017年省定基数为4941元,较2016年上浮9%;2018年省定基数为5513元,较2017年上浮11%。基数增长的比例远远超过了降低费率系数,出现不降反增的局面。同时,湖南个别城市医保基数定基过高,远远超过其所在行业60%的员工工资水平。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各地确定的缴纳社保的基数普遍偏高,高于很多行业的平均工资水平,按偏高标准缴社保,这令很多企业无法承受。

有劳动密集型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社保缴费已经成为最大的压力。

根据中金公司测算,社保征收交由税务部门进行后,若缴费基数完全规范化且不降低社保费率,将使企业利润总额下滑3%,民企上市公司利润下滑约8%,中小创公司利润下滑约9%,过往缴费基数较低的中小企业受冲击程度尤为明显。

在《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调研中,中小企业建议降低社保费率和费基的呼声较高,迫切呼吁降低企业用工成本。

中金公司建议,社保费率下调6~8个点或能降低从严征收对企业的影响。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已明确要求,“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严禁自行对企业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

各项收费仍然繁苛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推动降费的政策力度可谓空前。

2013年以来,中央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由185项减少至49项,共减少136项,减少幅度超过73%,其中涉企收费由106项减少至31项,共减少75项,减少幅度超过70%;政府性基金由30项减少至21项,减少幅度为30%。

据不完全统计,各省(区、市)自主清理本地区行政事业性收费超过770项,其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平均减少至12项左右,其中涉企收费平均减少至3项左右。

然而,各项收费还是让企业家们苦不堪言。

湖南一家环保企业的执行董事长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虽然国家出台了大量为企业降低成本的举措,但企业实际税费负担却减轻不多。”他以所在的环保行业为例,在项目建设过程中,需要缴纳的费用还较多,如环评、安评、水评等评估报告收费仍然过高,人防建设费、地铁建设费、工会经费等费用名目繁多。

一位不愿具名的东莞企业家反映,他们在做项目申报、资格审查、资质申请等工作时,会涉及多种类目的第三方收费和高昂的服务费。“税费负担已经成为民营企业不能承受之重。”这位企业家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希望地方政府能够规范收费标准,清理收费乱象,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第三方收费确实令成本更高。”另一位企业家提醒说,“前两年简政放权的力度比较大,但如今感觉有点倒退,地方政府还是揽权,说白了,还要继续加大改革的力度。”

巨额的土地出让收入相当于变相巨额加税

企业家们普遍反映,除去人工要素成本上升,土地、水、电、气等要素成本均处于高位,特别是土地和房产价格上涨幅度很大,增加了投资成本,也降低了民间投资的意愿。

租金向来是零售企业成本的主要组成,据上述零售业上市公司负责人介绍,随着最近几年房地产行业价格的快速上涨,零售业的物业成本迅速上涨,成为零售业成本中上升非常明显的部分。零售业的利润率一般在1%~3%,而物业成本一般以两位数的百分比上涨,利润的增长远落后于物业成本的增长。

珠三角地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指出,由于土地财政,地方政府通过土地出让获取大量收入,巨额的土地出让收入相当于对居民和企业的变相巨额加税,导致企业制造业投资能力不足,而房价高企则抑制了居民的消费能力。

当下,中央已明确表态,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在“房住不炒”的大原则之下,火爆多年的楼市已初现“寒意”,缓解房价高企对投资和消费产生的挤出效应可期。

更大规模减税在路上

更大力度的减税当然也是企业家们热切期盼的。

从财政部7月发布的信息来看,今年1—6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4331亿元,同比增长10.6%;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91629亿元,同比增长14.4%。

因此,很多企业家认为,从这些数据来看,减税仍有较大空间。

财政部部长刘昆表示,7、8月份财政收入增幅已分别回落至6.1%和4%,预计全年财政收入增速会低于以现价计算的GDP增速。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为29%,世界各国平均水平为36.8%;2016年我国宏观税负为28.2%,2017年为27.2%,已经连续两年下降。

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发表特别致辞时表示,中国政府正在研究明显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的政策。

之后,刘昆也出来表态称,抓紧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并预计全年减税降费规模超过1.3万亿元。

官方不断释放的信号使外界相信:一大波减税降费政策已在路上。

当然,政策的落实至关重要,一些地方政府已经行动起来。

以湖南为例,10月1日,湖南出台《关于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实施方案》,从持续降低税费负担、合理降低融资成本、有效降低用能用地成本、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等8个方面发力,其中第一条就是,全面落实各项税收优惠政策,“对符合产业政策、有较好发展前景、一时遇到较大困难的企业,依法依规实行税费缓收政策”。

本文关键字: 企业    收入    

猜您喜欢

本月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