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教育热讯>> 电影>>

电影能拿奖但不叫座 许鞍华:我已经快完蛋了

粤人资讯      时间:2018-10-12收藏
专题: 2017年计生工作小结 李易峰电影 防意外伤害课程 防意外伤害安全教育 

在刘德华的资助下,许鞍华终于能拍成《桃姐》了。左起:该片演员余文诗、王馥荔、导演许鞍华、主演叶德娴、刘德华。

许鞍华拿了3次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奖,但如今她依然在为找投资拍片烦恼。

香港影人内地淘金已经成为习惯,但飞速发展的中国电影市场并非遍地黄金,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中大赚一笔,甚至连电影人的工作机会也不像一般人想像中那么多。每年出产的几百部电影中,大部分都是武侠、动作、喜剧等商业类型片,由于没有细分的院线去容纳,相对风格个人化或者艺术化一点的人文类、纪实类电影的生存空间相当小。香港著名导演许鞍华目前正在拍摄由刘德华、叶德娴、王馥荔等人主演的《桃姐》,日前,在西贡一所独立豪宅内,导演许鞍华、主演刘德华及主创跟记者聊起这出温情新片。许鞍华为这部讲述主仆情深的电影剧本所感动,但她遍寻投资不获,最后要请求刘德华出手方才令《桃姐》得以开工。而刘德华对影片的市场也不敢有太大预期,并且直言“大不了亏我的片酬”。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陈爽

名导陷窘境

香港著名导演许鞍华目前正在拍摄由刘德华、叶德娴、王馥荔等人主演的《桃姐》,许鞍华为这部讲述主仆情深的电影剧本所感动,但她遍寻投资不着,最后要直接请求刘德华出手,方才令《桃姐》得以开工。前日剧组开放媒体探班,许鞍华谈笑风生,但言语间不无落寞,问她为何一直坚守香港市场,她说并非刻意,“没人找我拍”。她的影片题材风格一直保持现实主义,她说很惭愧,“我只能做这种东西”。提到《桃姐》的票房前景她接连摆手,至于未来新片计划更不知还有没有下一部,她说:“我看我快完蛋了,差不多了。”虽然看似玩笑,但在场记者却一片静默,心中都有几分唏嘘。

我没有刻意留在香港

《桃姐》的故事来自影片监制李恩霖的个人经历,讲述一个服侍一家大小几十年的仆人桃姐年老生病,主人需要反过来照顾桃姐,两人得以重新认识对方和人生的故事。许鞍华说她对老人院和老人很有感情,“自己也是老人,特别有同理心拍这个戏。片中的老人家工作了几十年,伺候了一家几代,到了70岁,中风了,主人家送她到老人院,在住进老人院后,她和自己服侍多年的少爷的关系越来越好。”

《桃姐》的题材有比较地道的香港味,而这也是许鞍华一直以来坚持拍摄的类型,但许鞍华说自己不是刻意去坚持,“只是拍我能拍的东西,很多打斗戏的那种电影,我真是不擅长拍,20多年前拍过《书剑恩仇录》,也不是很成功,最近也没有人找我拍其他电影。”

我没有能力扩展视野

影片中持续几十年的主仆情在现代社会并不多见,许鞍华说这可能有代沟的问题,“这种仆人在我们那代比较多,我家里也有,我和她们的感情很好。我也想拍部戏,纪念这些现在没有人提的人,一种现在没有的生活状况,现代人的家务,要么请菲佣要么自己做。我还想再探讨一下传统的人际关系跟现在有什么不同。”

刘德华在片中饰演一个人见人烦的少爷,虽然华仔如今已是影帝,但外界对华仔的演技始终有质疑。许鞍华说这是所有偶像演员的困扰,“当年林青霞也一样,被人说她漂亮演技不行。华仔是偶像出身,他有太多其它的工作,又演戏,又唱歌。演电影时,一般观众很难去相信他是剧中人,这是发生在所有偶像身上的现象。”而华仔近年给她印象是进步很大,除了演戏,他又开始做监制当老板,早前合作拍部MV,她觉得华仔提出的创意很有想法,“我很惭愧,我只能做一种东西,不能同时做很多东西,这些年我也没有扩大视野,我也希望能扩展,但是没有能力。”

我还是别乱试其它题材

影片中刘德华出演男主人公罗杰,叶德娴饰演仆人桃姐,内地著名演员王馥荔饰演刘德华的母亲。对于这个阵容,许鞍华认为刘德华跟真实主人公气质像,“挑剔又优雅,当然他比原型要漂亮得多,对观众也是好事。叶德娴本身不像那个角色,但演得好,演得了那个角色。王馥荔的轮廓与刘德华有点像,特别是鼻子,影片需要一家人都高级优雅,王馥荔在气质上很近,贵气而不俗气。”

许鞍华近几年两部“天水围”电影以及《得闲炒饭》都是很现实主义的作品,她说主要是觉得自己能拍,又拍得到,拍了不浪费时间,“想一个题材很困难,拍这个是刚好有想法。”为什么不试试其它类型?许鞍华说:“根据以往经验,我还是家庭伦理剧比较擅长,观众也喜欢,还是不要乱试了。”2009年许鞍华那部《天水围的日与夜》在香港金像奖中拿下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编剧、最佳女配角四项极具含金量的大奖,《天水围的日与夜》虽然获得肯定,但这部电影100万元的投资最后换来不到10万元的票房,这也使得许鞍华随后的工作机会也没因得奖而增多。此次记者问许鞍华拍完《桃姐》之后有没有新片计划,许鞍华悲观地说:“我看我快完蛋了,差不多了,拍的电影票房也不好,希望这个好吧。”

(信息时报)

《桃姐》的故事来自影片监制李恩霖的个人经历,讲述一个服侍一家大小几十年的仆人桃姐年老生病,主人需要反过来照顾桃姐,两人得以重新认识对方和人生的故事。许鞍华说她对老人院和老人很有感情,“自己也是老人,特别有同理心拍这个戏。片中的老人家工作了几十年,伺候了一家几代,到了70岁,中风了,主人家送她到老人院,在住进老人院后,她和自己服侍多年的少爷的关系越来越好。”

香港影人内地淘金已经成为习惯,但飞速发展的中国电影市场并非遍地黄金,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中大赚一笔,甚至连电影人的工作机会也不像一般人想像中那么多。每年出产的几百部电影中,大部分都是武侠、动作、喜剧等商业类型片,由于没有细分的院线去容纳,相对风格个人化或者艺术化一点的人文类、纪实类电影的生存空间相当小。香港著名导演许鞍华目前正在拍摄由刘德华、叶德娴、王馥荔等人主演的《桃姐》,日前,在西贡一所独立豪宅内,导演许鞍华、主演刘德华及主创跟记者聊起这出温情新片。许鞍华为这部讲述主仆情深的电影剧本所感动,但她遍寻投资不获,最后要请求刘德华出手方才令《桃姐》得以开工。而刘德华对影片的市场也不敢有太大预期,并且直言“大不了亏我的片酬”。专题撰文信息时报记者陈爽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全面总结了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的历史性成就、发生的历史性变革,深入分析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国内外形势,科学作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重大判断,深刻阐述了明年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政策导向和重点任务。

显然,俄罗斯国防工业部门至少理论上有能力为未来的“阿尔玛塔”坦克配备可以使用核弹药的增大口径火炮。然而有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用户、研制单位要不要运用这种能力?不能排除,军方和设计师认为根本不需要核炮弹,甚至不会启动研制工作。

本文关键字: 电影    

猜您喜欢

本月热点推荐